麻豆传媒插美女阴道

丹山县丁府,书房之中,一个半百老者正在挥毫作画。而在他的旁边,还站着一个中年美妇,正为其研磨砚台。

“最近好像有大事发生了。”老者画着画着,忽然从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。

“老爷是说从县城官府来的公告吗?”中年美妇问道。

“唔……….”老者迟疑了片刻后,还是如实说道:“公告中说,要从全县挑选十五岁以下的少年男子,去朝中进修。”

“进修,修的是什么?”中年美妇皱眉问道。

“这个就不知道了,官府那帮人神神秘秘的,连我也不肯透露!”老者摇头叹息道。

美妇人脸色一急,叫嚷道:“老爷,您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!怎么能让他不明不白地走了,那李师爷不是你的旧日至交吗?让他给咱们想想办法,我可不想云儿远走他乡!”

“没用!”老者依旧摇头,缓缓道:“你以为我没找过他吗?这事谁也阻拦不了,不过那李师爷倒是给我透露了个消息,说此行若是被选中的话,那就是天大的机缘!”

“哦?有这种事?”美妇人将信将疑道:“什么天大的机缘,难道还能得道成仙不成?”

老者闻言笑了笑道:“你呀,太过异想天开了!”

他想了一会,忽然拍了拍手,门外立刻就有下人入内。

“去把丁云带过来。对了,让他洗漱一番,穿戴整齐,身上别留什么女人香味。”老者淡淡吩咐道。

齐刘海长发森女墙角下的写真

“是!”

那下人应了一声,转头便走了出去。

过不多时,一个矮矮胖胖,满脸肥油的富家公子,就跟在这位小厮的身后,走入了书房中。

“你小子,是不是又在鬼混?”老者见了“丁云”,就立刻胡子一吹,怒气冲冲地喝斥道。

“哪敢啊,我正在房中练字呢!”

“丁云”微微一笑道。

此时那个美妇人在身后掐了老者一下,有些不忿地说道:“要死了,你就这么一个儿子,现在马上也要送走了,还不能说几句好话吗?非得一见面就骂!”

这位年过半百的丁家家主,也是老来得子,只此一根独苗,平日里虽然时常教训,但都是刀子嘴豆腐心,实际上把这独子看得比什么都重。

他听了妇人之言,心中也是一软,摆了摆手道:“罢了,平日里如何胡闹? 我也都由着你。不过现在有一场机缘? 是朝廷来选人进修,你且努力一回,看看能不能入选吧。”

“丁云”似乎早有准备? 闻言微微一笑道:“一定全力以赴,就算不能入选? 也不会丢了我‘丁家’脸面的。”

老者点了点头,又道:“侍女就别带那么多了? 桃香、菊香、李香、梅香,这几人都是知书达理之人,你最多从中选两个带上。”

“丁云”摇了摇头道:“我也老大不小了,不能再和这些侍女纠缠不清,更何况这次朝中选人? 若是被别人瞧去了? 还当我是个浮夸的浪荡子,到时候就落了下成了。”

“咦?”老者先是微微一愣,旋即哈哈笑道:“臭小子终于懂事了,好!好!好!”

老者一连道了三声好? 接着拍了拍手,对着门外的管家吩咐道:“带少爷去县城官府吧? 记得多带一些盘缠,该打理的打理,知道吗?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一个老年管家迈步而入,向着几人微微拱手道。

“去吧!”

老者挥了挥手,管家便带着“丁云”从书房中退去,直接离开了丁府,朝着县城的官府走去。

…………

梁言用“缘木道”法术改换身形,变作丁云的模样,再借助这个身份参加青羽剑宗的弟子招募,就是想要以此混入青羽剑宗。

他看了看自己肥嘟嘟的小手,也觉颇为好笑,这丁云又矮又胖,实在是和他之前的形象完全不同。

不过只要能达成目的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

“到了!”

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,正是在前面领路的老管家丁善。

梁言目光一转,就看见官府门口已经有三三两两之人进入,大都是些穷苦人家,由父母自己带着孩子前来。

像他这样,十几名下人和侍卫在旁前呼后拥的,几乎没有。

那官府门前的差役,见了丁善老管家,也是满脸和气,笑眯眯地问道:“怎么?丁家老爷的独子,也来凑这份热闹?”

丁善笑了笑道:“不是来凑热闹,而是非来不可,没看县太爷都点名到了我们家少爷的头上,想不来都不行哦。”

那差役笑了笑没有说话,直接命令其他人让开一条路,把梁言给放了进去。

旁边立刻就有人上前引路,把梁言带到了一座大厅之中,至于老管家等人,则是被带去了别处。

梁言进入大厅后,就看到里面已经有上百个少年男女在等候着了。这些人大都是些贫困家中的子弟,但也有一些富商乡绅之后。

只不过这一切的身份,在今日这个地方,都没有任何区别。

梁言默默打量了一会,就在大厅中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过不多时,忽然有两人从大厅外面走来。当先一人玉立亭亭,身着青衣,背负宝剑,一头柔顺长发在脑后高高束起,整个人看上去英姿飒爽。

此女正是之前被梁言救下的温雁菡。至于她身后的那人,则是前来协助她完成任务的徐姓弟子。

大厅中的少年男女,大都是十三、四岁的年纪,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他们见了温雁菡的打扮,似乎想到了什么,纷纷起身,一脸的激动之色。

“两位大人,是不是想招人从军,我铁牛可一直盼着这一天呐!”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男孩心直口快,直接叫了出来。

在场的大部分穷苦孩子心里面都是这个想法,与其在家中挨饿,不如去军中闯荡,兴许混成个将军,将来衣锦还乡。

只有那些本就家境富足的少年,脸上才会露出一丝愁苦之色,自己家中好吃好玩的,哪个愿意去军中吃苦啊。

然而温雁菡却只是微微一笑,伸手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圆珠,口中淡淡说道:“你们轮流把手放在这枚圆珠上吧。”

xiazaitxt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