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转转樱桃小借app

梁言只感到眼前一花,周遭景色如雾变换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自己居然就已经到了谷中的待客厅。

邪医谷的待客厅,就仿佛世俗的茶馆,几张桌椅倒是整整齐齐地摆放着,却没有与一般宗门那样分出主客之位。

宁不归自己随意在一张木桌前坐下,伸手就给自己倒了杯清茶,再细细一品,闭眼享受。浑然没有什么一派之主的威仪,倒似一个世俗的茶客。

此时猿九灵、木人心、鬼云儿也都纷纷入座,而宁晚棠则是乖巧地站到了宁不归身后,替他轻轻捶背,一副乖乖亲孙女的模样。反倒是梁言有些尴尬,驻足在原地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

他在原地垂手而立,默默等待了一会,就听得宁不归忽然开口道:“年纪不过二十,居然就已经灵台筑基。啧啧,云罡宗八大峰主,你是哪一个调教出来的?”

梁言心中一凛,不过他也知道眼前之人深不可测,自己的修为境界,肯定瞒不过这位谷主。当即行了一礼,恭恭敬敬地答道:

“晚辈是观鱼峰鱼玄机座下的第十七位亲传弟子。”

“鱼玄机么…….”宁不归伸手一摸自己的胡须,若有所思地道:“这饶‘神火锻体诀’还算有几分门道,但老夫没想到的是,他调教弟子的手段,居然如此高明!”

梁言听得微微好笑,起来他这个便宜师傅,还真的没有传授过自己什么功法。他如今的这身神通,都是从自己的机缘得来。

不过他虽然和鱼玄机相处不多,但也很是承这位师傅的情,如今更不会在宁不归的面前直言破,也就将错就错地点点头,口中还道:

“师傅修为精深,弟子时常在他台下听法,只觉得自己资愚钝,至今还未学得他老人家万分之一的本事。”

宁不归听了梁言的话,只是不置可否地一笑,眼神中还流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,他顿了顿,又道:

优雅蕾丝裙清纯美女高清初夏写真

“你既然是云罡宗的亲传弟子,可认得白眉?”

梁言点零头道:“自然认得,白眉师叔乃是策峰峰主,万众弟子所敬仰。”

“认得就好办!”宁不归微微一笑道:“我这有一封传书,需要交给白眉,既然你是云罡宗的亲传弟子,不如就替我跑一趟腿罢。”

梁言是何等精明之人,怎么会听不出宁不归的话外之意,显然这位宁谷主在猿九灵、木人心和宁晚棠三饶求情之下,已经答应替自己医治,否则也不会开口提送信一事。

他大喜过望,连忙上前一步,对着宁不归行了一礼道:“晚辈一定会把传书亲手交给白眉师叔,绝不有负谷主的嘱停”

宁不归微微点头,冲着梁言招了招手道:“你且上前来,待我看一看你体内的情况。”

梁言依言向前迈步,等他走出第三步的时候,就惊觉一股无形气劲从自己胸口刺入,接着又分化为两百多股细气劲,在自己周身百骸肆意流淌。

梁言心中一惊,他虽然渴望恢复功力,但体内也有两个大的秘密,生怕被宁不归瞧出端倪,一时间又有些提心吊胆起来。

好在整个过程持续不长,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,宁不归就单手掐诀,将梁言体内的无形气劲收了回来,同时眉头微皱,开口问道:

“你可是入了死人墓,又进过无生河了?”

梁言见他并未提及机珠和周绝脉的事情,不由得暗道一声“好险!”。

不过他转念一想,又觉得本该如此。周绝脉乃是寻道人以《道剑经》无上法门开辟出的新经脉,根本不属于人族修士的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。只要是个正常的人族修士,都根本不会想到这二十条经脉之外,还可以开辟其它经脉。故而宁不归理所当然地就只检查了他体内的那二十条经脉而已,并未再催动无形气劲,去查看他体内的其它地方。

至于丹田上方的机珠,它本身就具备遮掩机之妙用,别宁不归只是稍稍探查一下梁言的经脉,即便催动神识力查看,恐怕也未必就能发现机珠的存在。

不过这宁不归身为邪医谷的谷主,倒也手段不俗,只是微微查看了一番,便将他的情形推演了个大概。梁言也不敢有所隐瞒,立刻恭敬答道:

“晚辈确实是去了死人墓,还不慎跌入无生河,从那以后,体内灵力便消散一空,再也凝聚不出一丝一毫了。”

宁不归轻笑了一声道:“无生河这种地方,岂是你一个晚辈进就进的?那河中有无穷怨气,你一个筑基修士跌入其中,身七百二十处窍穴都被怨气所封,若是还能凝结出一丝灵力,那反倒是怪事了!”

宁不归并未问梁言为什么潜入死人墓,也没有解释自己为何知道无生河这种隐秘。但梁言现在的心思也不在此处,他见宁不归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病根,不由得精神一振,下意识就开口问道:“前辈可有医治之法?”

宁不归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,似乎对他这个问题颇为不屑,不过最后还是耐着性子道:“我宁某人既然答应替你医治,你就只管把心放肚子里面。”

他着随手在空中写下几位灵药的名字,吩咐身后的宁晚棠道:“你去把这些灵药按我教你的比例炼制成丸,须有一百之数,交由这子每日一颗,百日后即可痊愈。”

梁言听得只需百日,自己即可恢复从前神通,不由得心下大为感激,当即向着宁不归深深一揖,口中道:

“晚辈梁言,多谢宁谷主大恩!”

宁不归听后,却好像并不领情,只是摆了摆手,淡淡道:“谢什么谢,若不是老猿、老木来求情,我又岂会出手帮一个外人医治。”

他顿了顿,又道:“对了,送信之事也不急于一时。你若是恢复功力,还得帮老猿把舍利雏形彻底净化干净,才可获准离谷。”

梁言微微一笑道:“这本就是我与猿前辈约定之事,梁某又岂会食言?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