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麻豆传媒

周预是真的生气了,伸手捶他的肩:“闵辛你放开,你不要脸!”

“骂来骂去,就只会这一套吗?”男人性|感地笑笑,毫不在意。

把她抱回客厅,家里的下人都在,也吃惊太太回来了,还是被先生公主抱回来的,要知道过去的那些年,也没有见着先生太太的感情有多好。

虽然是夫妻,但是在一个家里实在是冷漠得很,就是话也不多的,这会儿却是看着挺亲热的样子,先生也很疼太太的模样。

周预坐在沙发上,闵辛蹲着把她的鞋子给脱了,然后挺温柔地给她揉脚,“是不是怀孕以后脚有些肿?”

这么多下人看着,周预有些难堪地别过了脸,“站得久了就会有点儿肿,我泡一会儿澡就好了。”

闵辛打了个激灵:‘我去帮你放洗澡水。’

周预伸手拉住他,轻声说:“我要回去闵辛。你喝多了。”

闵辛重新蹲了下去,望着她的目光深深:“我只是多喝了几杯,不到醉的程度。”

他的手拍拍她的脸,笑笑:“放心,我有数。”

她怀孕了,他怎么可能怎么样,他不过是想她了,想要她在这里住一晚,想要多看看她而已。

周预实在是难堪,于是扬了声音:“给闵先生煮点儿醒酒茶。”

雪国世界里拖着行李箱的美女图片

下人唉了一声答应了去了,喜滋滋的。

周预看着闵辛上楼,自己也跟上去,一边走一这说:“闵辛,不用你,你在楼下喝醒酒茶,一会儿就煮好了。”

家里的下人煮这个十分拿手,因为闵辛过去经常喝多了,喝多了周预就挺惨的,到了下半夜就让人给他醒酒……那些事儿她不想想起来,有些漫不经心地上楼。

她想,走是走不掉了,她得打个电话给家里交待一下,可是她在闵辛这里,还是有些不太好说。

周预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走到起居室的沙发坐下,手里手机看了又看最后才拨了周母的……

电话才接通,闵辛就从身后抱住了她,挺不要脸的那种。

周预的声音都有些飘了:‘妈。’

周母年纪大了也不能熬夜,打着呵欠:“周预,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?”

周预犹豫一下不是撒谎了:“我在安西这里住一晚。”

周母一听在顾安西那里,是十分放心的,于是随便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。

周预慢慢地把手机放下,轻声说:“闵辛你说你有分寸的,我们现在不是夫妻了,我也不可能和你怎么样。”

闵辛的下巴搁她肩上:“我也没有想怎么样啊。”

他的呼吸都是热热的喷在她的耳根上:“不过预预,你刚才怎么对妈撒谎呢,你要是说你现在在你过去的男人家里面,我敢说三更半夜的她老人家也会杀过来。”

他一边说,一边就低低地笑着,笑得挺不怀好意的,又动手动脚,像是过去几十年没有女人更不是老夫老妻一样。

其实对周预这样的女人,哪个男人能和她成为老夫老妻呢,她根本就是被养得太好,还是嫩嫩的,性情外表都让人爱不释手……

周预被他欺负,缩到一旁真生气了,好在闵辛还有分寸及时地住了手,笑笑:‘好了,水好了,注意脚滑,我下楼去喝醒酒茶。’

周预看他很快就出去,松了口气,这时她有些后悔没有在思园住一晚了,而且今晚的事情早晚要吹进她爸妈的耳朵里,倒不是他们有多么地神通广大,而是闵辛会故意透风过去,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地不要脸,她现在想想她年轻时怎么会喜欢他的?

周预去泡了个澡,好在闵辛并没有再过来骚扰她,她很快就躺下睡了。

漆黑的夜晚,安安静静的,她以为自己睡不着但是不到十分钟就熬不住睡下了。

楼下的闵辛,花了半个小时喝了醒酒茶,再上楼时已经接近十二点。

周预就躺在属于他的地方,阔别了几个月她终于又回来了,哪怕是一晚,哪怕他得睡沙发,但是明显的她现在不是那么怕他,也不像那样排斥他了

就是,也不喜欢他罢了。

他自嘲地想着,慢慢地躺到沙发上,随后拉上小毯子盖住自己……

这边安安静静的,另一边的思园则是热热闹闹,顾安西回到了宴会厅里就被王元和王景川拉过去喝酒,平时十分谨慎的两个秘书长完全是放开了,各种喝酒唱歌,还抱着跳了一支贴面舞。

王竞尧在那里看得津津有味的,身边坐着薄年尧和薄熙尘还有周云琛四个男人玩着扑克,至于老一辈的王老先生老太太则是早早退场了,只有薄老爷子瞪着通红的双眼熬着,看着怪可怜。

顾安西过去就被王景川结结实实地喂了三杯酒,半醉不醉地靠在薄熙尘身边看他打牌,把丫的其他几个酸得牙都要掉了。

一会儿,两个秘书长又把她拖走了。

王竞尧摇了摇头:“闵辛不在,王元就造反了。”

薄年尧笑笑:“不过他们感情挺深。”

几个人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。

虽然闵辛这个人阴险黑暗冷,但是也是有几把刷子的,王元这些年一直跟着他没有出卖过……王竞尧笑一下,又说:“景川的脑子就比王元要灵活一点儿。”

其他的人不吱声,这话不好插嘴。

王竞尧看看他们:“怎么不敢说了?我不就是觉得景川一直跟着我有些委屈,没有其他的意思啊,我挺满意他,觉得他应该加薪水。”

声音不大不小,正好给王景川听见,顿时乐开了花。

王老哥哥可不是一般人,他侧面得知王元可是新买了大房子,闵辛的手下有的他的手下必须要有啊,不然还能怎么跟着他好好做事?

这样地当众一表白,大手又一挥:“我在路有幢别墅,平时也不大去住,景川听说你父母就住那里,要不你拿着吧,接老人家一起去住,房子大些也方便,总不能在外面被人说我苛待下属么?”

王景川顿时激动得要命,那房子可是好值钱了,像是闵辛这位置明面上也不可能有好几套的那种,他……王先生当真是很看得起他了。

王老哥哥安抚了王景川,又叫过了王元,让他只管好好跟着闵辛做事情,办得好了,闵辛不赏些什么他来办!!!

王元呆住了……

这,这,这是要收买他啊?

他左右为难,虽然王闵两人现在关系在蜜月期,谁也保不准以后会不会翻脸,他要是站在王先生这一边被发现的话,闵先生不剁了自己?

不过,看王先生出手多大方啊,上亿的宅子说送就送,这……

王竞尧未说话,只是一个眼色过去。

王景川立即就收到了,笑着搭着王元的肩膀:“别这样紧张啊,你是为闵先生做事,也是替王先生做事,你想想,现在大家合作得不是挺好的?”

王元一想,是这个理。

这会子,王景川又送上一杯酒,王元痛快地就喝了,放下杯子一滴不剩,十分爽快地说:“以后我就是王先生的人了。”

王景川:……

王老哥哥抚着额头,脸色十分精彩……

顾安西趴着笑死了,这王元也太实诚了吧?

就在大家都挺乐时,沈从文在一旁轻声开口:“全天的数据出来了。”

啊?

全都围了过去,看着沈从文手里的屏幕,沈从文轻声说:“从全球票房来看,大灰多出另一部电影一亿两千万,国内多出了六千万。”

王元呆住。

王景川笑眯眯地把酒递到他的唇边:“看来,这杯酒你是不喝不行了!”

王元喝掉,然后也略有些兴奋:“不知道最后能到多少票房!”

王景川搓着下巴:“这个可就不知道了,没有法子预测。”

顾安西的声音淡淡的:“这得看后面的口碑,如果和速度9拉开的话,那能百亿以上,如果拉不开,最终也止步于0亿以内。”

王老哥哥笑了笑:“生不逢时啊。”

顾安西靠着薄熙尘,唇抿了唇,“是速度9硬要碰上来,对方可能也是想要头一天碾压式地拿下票房冠军,这背后不是两部电影的碰撞,是国外两个大公司之间的博奕,而我这部电影只是炮灰罢了。”

老哥哥点头:“说得不错。”

顾安西垂眸,一会儿抬眼:“速度9是美艾美公司出品的,我们可以看看它的股票动态。”

老哥哥正在抽烟,一怔,烟头都要烫着手指了。

半响,才回神:“你这个小崽子,你又想出什么坏主意了?”

“坐空艾美公司。”顾安西淡笑了一下:“把速度9先干下去,就不是不可能做到。”

四下里,一片寂静。

只有薄老爷子声音颤抖:“那两千多亿,是不是就是这样来的?”

天哪,薄家几百年都是老实的医者,都是正经的生意人,而熙尘找回来的这个,分分钟就是想着空手套白狼啊……

他看看年尧儿子,熙尘孙子,好像很习惯的样子。

薄老爷子再一看顾安西展示的艾米公司的股价和公司市值,简直是要晕过去……太冒险了,太刺激了!

这时,顾安西又轻轻一笑:“艾米公司的背后老板,是我们的薄二爷爷,薄情。”

明天更了

(本章完)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