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0adc收藏

“嘶嘎——”小绿低吼。

“河里有怪物?还偷走了瓦钢?”丹妮面色凝重。

就像人听不懂狗叫声,但如果与狗狗朝夕相处,一声犬吠也许就能让主人明白它的意思;同样的,主人用人话喊一句,狗狗也能精准执行他的命令。

小绿远比狗更有灵性,在小绿小时候,丹妮还曾与他龙灵过很多次,一人一龙的关系远超狗与狗主人。

所以,他们能进行有限度的“口语”交流——其实很大部分是感知各自的精神波动。

“河里能有什么怪物?往日在奴隶湾,小绿完是海湾霸主。几个月大时就烧死过鲸鱼,如今更是连霸王乌贼也成为他的口粮。”乔拉·莫尔蒙万分不解。

“洛恩河有什么怪物能让巨龙感到害怕?”丹妮问克林顿。

之所以把克林顿叫来,便因为他在小洛恩河流域隐居十年,这一代的地形、人物、习俗,他都精熟。

“难道洛伊拿的传说是真的?”克林顿有些惊疑,很不确定地说:“也许小绿遇到巨龟了。”

丹妮恍然,问道:“你是说河中老人?”

“对,河中老人!如果传说是真的,河中老人乃洛恩河河神,也许巨龙也会害怕。”克林顿道。

“洛伊拿人都万里迢迢逃难到多恩,成为‘绿水河孤儿’,他们的神灵还能活到今日?”乔拉怀疑道。

旧楼里的百变美女时而清纯时而性感

克林顿眉头皱成川字,解释道:“就像安达尔人有很多国王,洛伊拿也是同一种族多个王国,带领族人去多恩的娜梅莉亚只是其中一位女王。

在洛恩河沿岸,在曾经伟大城市的废墟中,还有很多洛伊拿人据点。”

“你见过河中老人吗?”丹妮问。

“见过,就在半年前,比船还庞大的巨龟”

说到这,克林顿面色一变,惊疑道:“当时我们正路过娜·萨星城,在上洛恩河与娜恩河的交接处,距离此地也不过500公里。”

洛恩河的上游分为三条支流,从西往东分别为:哺育安达洛斯丘陵的上洛恩河,穿过诺佛斯山脉的娜恩河,起源科霍尔森林的琴恩河。

其中,上洛恩河又有一条名为“小洛恩河”的支流,穿过天鹅绒山脉。

克林顿之前就带着小伊耿,在小洛恩河与上洛恩河之间讨生活——他们在船上度日,居无定所,免得被敌人发现、追踪。

“那我们去看看!”丹妮有些兴奋起来。

“陛下,莫急!”克林顿拦住她,劝说道:“天太黑,又在河中,真有异怪,对方占据地利,我们这样过去很容易吃亏,不如等明日天光大亮?”

“奴隶湾怎么办?按计划,我们今晚就该回去的。”乔拉莫尔蒙皱眉道。

丹妮沉思片刻,道:“我们先去看看,骑龙在天上飞,应该能离开对方的攻击范围。毕竟,小绿扔铁锭时,距离河面也才几十米。

至于天黑,更不用担心,我有魔法。”

没有耽搁,乔拉·莫尔蒙与琼恩·克林顿爬上大黑后背,丹妮改乘小绿,只用了十分钟,就飞到上洛恩河。

一处水流湍急的峡谷,西岸为百米高的险峻山岭,东岸是一望无垠的桦树林。

巨龙从山岭掠过,黑洞洞的山林惊起一片猿啼鸟鸣狮吼之声。

在山巅寻一处视野开阔之地,两条龙压塌数株青松绿柏,供三人两龙落脚。

冷风从北面呼啸而来,吹动丹妮的发丝与莫尔蒙的白披风。

往下看去,反射淡淡星辰辉光的河面,如黑暗大地上的一条飘带,从北方一路旖旎而来。

东岸昏沉沉的平原,如一条桦树编织的裙子,垂在腰带之下。

“小绿,下去探探路。”

丹妮说着就闭上双眼,进入风之歌状态。

这种状态除了随机聆听风中的信息,还有伪龙灵的效果。

绿先知冥想法帮她龙灵小白,而正宗的绿先知还能同时控制几千只动物伙伴,丹妮从来都没放弃研究如何使用绿先知冥想法,与小绿、小金他们龙灵。

很尴尬。

不知是不是缺了某些东西,她不仅无法像三眼乌鸦那样悄无声息扭曲他人意志,也不能主动从风中获取信息,更没法与小绿他们龙灵。

直到某一天,她在寝宫进入风之歌状态冥想,恰巧“听到”顶层花园小绿欺负小金的画面——小绿用脑袋顶小金,就像马特拉齐顶齐达内,把小金顶翻在地。

龙妈妈当然不想看到孩子打架,焦急之下,她就“嚷”了一嗓子:小绿,皮痒了吧,敢欺负弟弟!

然后小绿神情惊疑,左看右看,放开了痛的嗷嗷叫的小金。

那时,丹妮才明白,原来在一定距离内——风之歌有效范围内,大概几公里——可以用风之歌给小绿传音。

“嘶嘎——”

小绿听话的一跃而下,在半空绕了半圈,从北往南,距离河面30米高。

百米宽的河面,风平浪静,什么也没发生。

小绿待要飞回,丹妮意识空灵,进入江面寒风之中,在他耳边说:“继续,这次嚣张点!”

小绿眨巴眨巴眼睛,很为龙妈的状态惊奇。

不过他也没耽搁,又绕了一圈,依旧是从北往南,这次距离河面只20米。

不仅如此,他还在掠过某处河面时,“嘶嘎”大叫一声。

这下大河终于有反应了。

“轰——哗啦啦!”

河边猛然暴起一道合抱粗的水柱,如千斤顶,正正顶在小绿身上。

——其实,更像一招“水遁·水龙弹之术”。

那场面,如同一个成年人一脚踢在老母鸡肚皮上,把母鸡踢得咯咯乱飞,直在天空打转。

“小绿,以最落魄的姿态,落在旁边森林里。”

在小绿挣扎起飞前,丹妮立即在风之歌状态下提醒道。

“轰——咔咔咔——”

于是,小绿斜斜砸在东岸桦树林,折断几十棵碗口粗的大树。

“小绿,装死!哀哀呻

吟,挣扎着起身却屡次失败,就和当日你被翼龙咬断翅膀与大腿一样。”丹妮继续遥控指挥。

小绿很有天赋,“嘶——嘎——”

叫声哀婉,好似脑袋摆在案板上的老母鸡,脚步踉跄,数次爬起,又数次跌倒。

“咕嘟嘟,咕嘟嘟!”

河水像是沸腾了一般,翻起大股大股水花,肉眼可见的,河面升高,淹没东岸河岸边的杂草与灌木,并迅速往上蔓延。

渐渐的,河水冲入桦树林,浊浪向小绿那边滚动过去。

“七神在上,河里是什么东西?”克林顿目瞪口呆。

“河中老人?”乔拉瞳孔收缩,右手不自觉按在剑柄上。

“克林顿爵士,你在这等着,我与莫尔蒙下去一趟。”丹妮一边爬上大黑后背,一边快速道。

“为什么有他没我?”克林顿皱眉道。

“我有瓦钢剑,瓦钢铠,可以对付半神。”乔拉解释道。

想到巴利斯坦曾随女王与贝勒里恩作战,大熊是又忐忑,又期待。

“女王,把您的瓦钢剑给我用,您是女王,在这等着就行了。铠甲什么的,我水性好,不需要。”

克林顿说着,还把身上锁子甲与剑带脱了下来。

丹妮想了想,自己还有一柄瓦钢匕首,便解下腰间晴空递过去,道:“你小心点,没有铁甲,身子轻,容易被水浪卷走。”

上次在阿斯塔波融掉一柄瓦钢剑,准备送给伊耿装身,他却拿出来黑火。

于是,托布用那些瓦钢为女王锻造了五柄短匕。

另外四支打算安装龙骨握柄,此时还在细细雕琢,丹妮腰间别着的这支用的是鱼梁木柄。

之后她又依次在两人手臂上留下灵魂坐标,才自己爬上龙背,让他们拉着大黑双腿垂落的铁链,向河面滑翔过去。

“嘶嘎——”

小绿还在飙演技,面对漫来的浑浊河水,他踉跄着往黑暗的林子深处躲去。

此时,他已距离河边四五百米,而河水汩汩,漫入林子四五百米。

那场景,就好像此处河道决了堤但河水只往上满溢,而没向左右两边流淌。

大黑犹如黑暗中的猎手,静悄悄滑翔在小绿前方,克林顿与大熊落在树梢,快速爬下去,靠近小绿。

“嘶嘎——”小绿猛地仰起头,朝周围桦树喷吐龙炎。

刹那间,这片幽暗的森林、浑黄的河水陷入在亮红的火光之下。

几乎在同一时间,大黑往小绿身后河面中的阴影俯冲而下,肉翼在空中“哗啦啦”作响。

“轰——”釉红龙炎如水,溶入水中,“booo!”

浑浊的黄泥水在激烈的高温中蒸发,蒸腾的水蒸气遇到之后的龙炎甚至发生爆炸。

蒸汽在龙炎下极速膨胀。

水花掀起几十米高,那处水滩本是森林,水并不深,气爆将周围河水排开,露出杂草丛生的地面,和地面上激烈挣扎的黑影。

“唧唧唧——”

黑影15米长,水缸那么粗,眼珠血红,嘴巴张开有面包车后车门那么大,满嘴泛着寒光的利齿,像一根根参差不齐插在一起的短剑。

焦糊流血的脊背上,也有一排尖锐骨刺。

“七层地狱啊,泥鳅精,刀鳅?!“

借着火光,丹妮也看清下面的怪物,一条看着像鲶鱼的巨大泥鳅!

刹那间,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心中恶寒不已。

整个过程说来话长,其实只发生在两个呼吸间。

在丹妮控火术之下,大黑从50米之外开始喷吐龙炎,此时河水炸开,他正好凌空扑落,如雄鹰抓蛇,龙爪刺入泥鳅肌肉。

恐怖的俯冲力,让龙爪如钢剑,撕裂大块大块血肉,鲜血飞溅,泥鳅歇斯底里哀嚎。

大黑的身子也不受控制地跌在泥地。

“轰!”

异变再起,河水忽而暴涨,决堤之水宛若倾天瀑布,掀起20米高的水浪,如棉被盖小鸡,向大黑与他后背上的丹妮覆盖过去

标签:

Related Post